新闻动态
 

 对孩子下手,真的无辜吗?

 


 

 

星星,长得瘦弱白净,一眼看过去就是个技术数控男,很难把他和“罪犯”这个词联想在一起。

 

但当时他的事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那时候网络似乎还是刚崛起的时候。但是网上的调侃和辱骂不亚于在生活中身边人的。。因为他犯得是先下最不堪的罪名。

——儿童色情罪

 

第一次接触这个罪名,是在一部韩国影片——《素媛》中。这部影片给我带来的悸动是这辈子最难忘的。后来认识他之后 才觉得这种自己认为不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,原来它离你那么近。

 

前两年我玩过一个同人网游,偶尔会在游戏论坛上写一些同人小故事,他算是一个与我很有共同语言的人,算是一个小文迷。于是便加了qq方便联系,又刚好早同一个城市,私下里便约着一起出来约酒。当然不会只有我们两个,还有一个他一起带来的小兄弟,在这里暂且叫他小黑吧。

就是这样愉快的度过了一个夜晚 ,星星喝多了些,便把他送回了家,告别了小黑,我便回了家。习惯了晚上会更新同人小故事,他也照常跟我互动着。

到了第二天晚上,我打开论坛编辑档 一眼瞄到一条留言内容如下:

我是有罪之人 我需要克制我需要净化自己 我是灵魂将死之人
这段话好像是在忏悔又好像是在赎罪。

我担心他会出事,叫上小黑直径去了他家。
星星住在一个破旧不堪的小区,楼道里堆满杂物,我们去时对门的中年大叔正开着门做饭,油烟浓烈的冲了出来。
星星看见我和小黑一点都不惊讶,似乎知道我们要来。屋内的陈设让我有些惊讶,一个男孩子家不是应该脏乱差吗? 可是眼前的这个屋子更像一个高中女生的房间 ,桌子上摊着几本漫画,墙上还贴着几张真人海报。

“你们来找我是因为帖子吧,我晚上失眠瞎写的,没什么意思”
“对了小黑,我记得你说你有个妹妹是吧”

虽然这两句话毫无关系,但小黑也没察觉什么异样,只是点了点头,“对,今年刚上初中”。但我抬起头看见墙上贴着的少女海报,隐约觉得哪里不对。难道星星是所谓的萝莉控?

又随便扯了一会,看起来星星确实没什么问题,不像之前的帖子里那么情绪不稳定。小黑说有事就先走了。但我还想留下来聊聊。

 

 

我又仔细了观察星星家里的摆设,再想到他曾经在论坛里的留言,心里大概有了结论,又不知该不该问。反倒是星星先打破了沉默:

“凤,我就知道瞒不过你,那些少女漫画不是我看的,我只是···喜欢看未成年小女孩···玩游戏也是因为这样。好听点叫萝莉控,难听点叫恋童癖。”

我不想表现的太有批判性,试图宽慰他两句:“嗯···现在很多男孩子都有这个爱好,应该不是太严重的问题吧。”

他看了看我,异常平淡的说:“但如果我说,我曾经因为儿童色情坐牢三年呢?”

这淡淡的一句话在那个燥热昏沉的下午显得特别刺耳,周辰把我当做难得的倾诉对象,对我讲述那段入狱经历,以及回来后试图戒掉这种“特殊喜好”的历程。

出狱后他不再看涉及色情的内容,就以日漫少女游戏抚慰自己,获得些浅尝辄止的满足。但星星还是会经常觉得自己恶心变态,于是便有了最开始“告别游戏”的帖子。

 

因为购买儿童色情视频被捕。服刑3年后,被移民欧洲的家族视为耻辱,一张机票扔回了国,彻底断绝关系。这就是这么多年一直在独居的原因。

他最后和我说的话是:“凤,小黑有妹妹,会讨厌我这种人很正常,但他是真的把我当兄弟,我不想骗他。我不敢当面说,但希望你能告诉他实话。”
3周后,按照星星的意思,我约了小黑在一家小酒馆见面。

等我把星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完,小黑把手中的酒杯越捏越紧,我赶紧在他捏碎之前阻止了他。
他只是微微一笑对我说“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瓜葛”。

我对小黑表示理解,他对小黑的反感已经很明显,当着我的面在游戏里拉黑了星星,删掉了存着的地址和联系方式。我也不再多说什么。

 

 

后来我自己的事情忙了起来,每天自顾不暇。对于他们两个,只有偶尔问候一句,没有再多联络。差不多两个月后,我突然接到小黑的电话:

“凤,星星被警察抓了,派出所给我打的电话。我在路上堵车,你离得近快过去看看!”
我顿时懵逼了,他终于是忍不住了吗?终于是要爆发他那龌蹉的想法了吗?
赶到派出所,小黑还没到,我拦住一名警官打听情况。

“哦,那个叫星星的,没啥大事,打架斗殴。”
“他那小身板,非要去砍一个四十多岁的壮汉,要不是邻居报警,恐怕被砍的就是他自己咯。”
我和小黑把星星保释出来,不放心他一个人回家,就一起去了小黑住的公寓。星星虽然进过监狱,但看起来始终是温柔和善的,完全无法想象他会拿菜刀去砍人。何况是向来没什么矛盾的对门大叔。

 

 

在小黑家住了几天后,星星家里的长辈阿姨出现,给对门大叔赔了一笔钱,打算带星星回欧洲。他临走前,我们三个人在酒馆里聊了一夜。两杯清酒过后,星星把最后的秘密和盘托出。

他11岁那年就认识了对门大叔,那时还没举家搬到欧洲,大叔是星星父亲的司机,也是个隐藏的恋童者。星星小时候白嫩可爱,便成了大叔唾手可得的猎物。两年的时间里,大叔对星星从捏脸 捏手 到赤裸相见,星星半懂不懂,因为害怕父母的威严,一直默不作声。

“后来在欧洲中学上性教育课,才意识到我是被那个混蛋侵犯了,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自己也开始对恋童那玩意感兴趣了,你们说奇不奇怪。”
星星说完喝下最后一杯酒,天已经蒙蒙亮,他动身出发去机场,我和小黑在路边挥手告别。

现在我连那个游戏叫什么名字我都记不起来,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沉睡了好久。但现在一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。导致我现在出门看见大叔都躲着走,心理疾病对我们正常人来说似乎有违常理。但是它们是确确实实的存在在我们的生活里 。

在生活中,每一个人的健康真的不是片面上的身体健康。在背后作祟的更多是社会健康和心理健康。
星星有罪吗?我个人认为,并没有。错的是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。是这个社会带给他的心理疾病和人性残缺。孙国荣为什么会选择自杀?乔任梁为什么会离我们而去?本兮年仅22岁为什么会结束自己的生命?难道说社会的丑恶就要用这些无辜的生命去弥补吗?我相信这是一个值得反思必定要深思的问题。

 

 

臻美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广招有梦想 敢拼搏 够努力的人
加入我们
代理咨询
戳二维码

 

臻美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
Seeking Beauty Int‘l Group Share Limited